栏目分类
热点资讯
大学专业介绍
你的位置:珠宝鉴定与营销 > 大学专业介绍 > 红学家怒批高考作文题
红学家怒批高考作文题

发布日期:2022-06-09 08:14    点击次数:51

一红学家,忘其姓氏矣。昨儿与我谈及今年的高考作文题(甲卷),义愤填膺,直言出题者有三宗罪:

一是品位低下,附庸风雅,消费红楼梦。

依出题者所言,“翼然”,是“直接移用”, 说直白点就是机械照搬;“泻玉”,是“借鉴化用”,开始有意识地融入自己的东西了,但还不够纯熟;“沁芳”则完全是“根据情境独创”,独立自主,自成一体。再不用求助或依附他人,再不用担心被卡脖子。

三者分别代表三种状态,且逐次递进。其实不仅题对额,做学问、干工作、闹革命,搞建设、认识和改造世界,大致都是通过这三种方式或经过这三个阶段:拿来主义全盘接收、消化吸收化为己有、独立自主驾轻就熟。以小孩子学说话为例,刚开始大人讲什么,他一点儿都不理解,就是跟着鹦鹉学舌,渐渐地,结合情境连猜带蒙听懂了点儿,开始照猫画虎有意识地自己组织语言,日复一日通过学思践悟不断进步,越来越趋近纯熟。到最后,肚里墨水满满,舌头不再打卷,不再借助外力,就能随心所欲完整准确地表达自己了。

这大概是出题者的初衷,也是他想要引导大家思考的东西,本无可厚非,拿《红楼梦》来作引,来说事,也无可厚非,谁让红楼博大精深无所不包了呐。

令人大跌眼镜的是,红楼那么多精彩章回那么多富含哲理的情节都没入这位出题者法眼,偏偏《试才题对额》这一回,偏偏这些个无聊的文字游戏令他情有独钟,这叫什么眼界,什么品位啊。

按,第十七回,作者因情节所需,为了给后文作铺垫,具体说为了宝玉与诸钗日后有个活动的舞台,不得不作之。普通读者连看都看不进去。拿它来说事,作高考作文题,太做作、太牵强啦。

出题者出这么个幺蛾子,是标新立异,是故弄玄虚,是卖弄有家私,还是为了给考生当头一棒,击得他们眼冒金星如堕云里雾里,抑或兼而有之,不好说。但总体感觉,他在消费红楼梦,而且是以极低端变态的方式消费红楼梦,其结果,令大家对这部名著大倒胃口,顿生反感。

二是强作解人,误导公众,歪曲红楼梦。

沁芳亭是宝玉进大观园题的第二个景,前文宝玉进园子遇到的也是所题的第一个景儿,是一块镜面白石,同行的清客相公们有说题“叠翠”的,有建议题“锦嶂”的,还有说题“赛香炉”、“小终南”的,等等。据作者说诌了不下数十个。都不咋地。轮到宝玉发言,宝玉直言“编新不如述旧,刻古终胜雕今”,并直接引古诗,题了个“曲径通幽处”。

按,这里宝玉大张旗鼓搞“直接移用”,效果却比“借鉴化用”的清客相公们好得多。可见,无论拿来、借鉴还是自创也就是出题者心中的三种方法三种状态三个阶段,都不能脱离实际妄言、断言谁优谁劣,必须从实际出发,看适不适合,适不适宜,适不适用。该照搬时照搬,该发挥时发挥,该创新时创新。

同样的一回,出题者引用的一小段情节,企图引诱考生循着他的思路悟出的道理,对比紧挨着的前文的另一小段情节,竟自相矛盾,出题者真是弄巧成拙,丢人现眼,自抽自脸。

不过国人耐心地完整地读过一遍红楼的太少了。这一章回更是没有多少人有耐心读完。所以一般人极容易被出题者带到沟里去,把他的牵强附会,看成是红楼梦作者的本意。

还有,出题者引用原著原文说沁芳二字“新雅”、“蕴籍含蓄”,不假,但说“契合元妃省亲一事”,则是胡扯。他之所以这么讲,是因为宝玉说“此处虽为省亲驻跸别墅,亦当入于应制之例”,按,宝玉这么讲,旨在批评“泻玉”二字不雅,其实不论入不入应制之例,用泻字都不妥,太不雅,宝玉以应制为托词驳之,不过是给清客相公们留点儿面子罢了。同样,宝玉用“沁芳”二字,也绝不是出于应制即出题者所说的“契合元妃省亲”的考虑,这个芳字,实在与元春没半点儿关系。出题者十有八九没正经看过红楼梦,沁芳二字,除“点出了花木映水的佳境”,更暗合园中居住的众女儿,芳字,在红楼梦里,多指代女儿,除了沁芳亭沁芳桥,还有群芳髓、群芳开夜宴、后来贾府事败家亡人散各奔腾,用脂批的话讲叫“诸芳流散”。

三是胡牵乱扯,借题发挥,糟蹋红楼梦。

前文已述,红楼梦的这一回,主要目的是介绍大观园的布局,对诸钗未来的居所及一些主要建筑的坐落有个大致的交代(后人绘制的大观园平面图,主要依据的就是这回),题对额只是个引子,为的是制造点小情节、小波澜,避免行文平铺直叙、过于呆板。若以为题对额是为了展示宝玉的才学,那你就笨死了。

读红楼梦,单就行文而论,最根本的是要欣赏、领会、学习作者的高超的艺术技巧,即如这一回,那么多景观,每一处都要题额作对,如何避免重复、雷同,做到“特犯不犯”,是很难的,但作者就是有这个本事,一步一转换,一地一波澜,非绝顶高手,断乎做不到。

再看他是如何发挥那些清客相公的作用的,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贾宝玉的高才。他们也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。仔细品他们的一言一行,都恰到好处。即如后文宝玉为蘅芜苑题的“吟成荳蔻才犹艳,睡足酴醾梦也香”联,套的是“书成蕉叶文犹绿”,贾政当场就指出了。这个时候如果是不会说话的,会说:哦,哪里哪里,世兄高才,哪里会效颦古人,只是偶合前人耳。

这么说,难免尴尬。而且对宝玉也确实不公。因为,他化用的实在是太妙了,说青出于蓝,绝不为过。

看众清客相公们是怎么打圆场的。那叫一个绝!

众客道:“李太白‘凤凰台’之作,全套‘黄鹤楼’,只要套得妙。如今细评起来,方才这一联,竟比‘书成蕉叶’犹觉幽娴活泼。视‘书成’之句,竟似套此而来。”

高,实在是高,拍马拍到如此境界,真令人高山仰止叹为观止。难怪贾政都被逗乐了,笑说:“岂有此理!”

红楼梦里人人会说话,闻其声如见其人,清客相公们这帮配角中的配角、金圣叹所云作者信手拈来“忽然应用之家伙”者,也不例外。

类似这样的文字,书中笔笔皆是,非阅尽世态人情,非揣摩透世人心思,根本写不出。

可惜的是,类似出题者这样的人,根本看不出这一点。看不出也就罢了,还强不知以为知,引作者的文,拿作者最鄙视的事说事,肆意阉割红楼,糟蹋红楼,实在讨厌之极。

红楼梦是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,璀璨夺目,巧夺天工,没有点文学素养,没有点艺术细胞,只看表面,看局部,就看瞎了,就太对不起作者了,至于像出题者这样,断章取义,胡牵乱扯,随笔涂鸦、恣意恶搞,强行让它与风马牛不相及的东东发生关系,就更不可恕了。这种明显违背作者意志,严重违反作品初衷的行为,说得难听点,就是强奸。



大学专业就业方向 大学专业介绍 大学介绍